企鵝的叫聲是啾啾

眼鏡男子大好,目前閒置中

隨手畫了個洛提

聖誕節~~~~~~~

五分鐘挑戰!!!

【韩张】忆 空中怀古Paro 2

【韩张】

石据花散老师的空中怀古城市设定,

但原作未完结所以多私设,人物努力不OOC

繁转简用word小伙伴,有错字欢迎提醒

新生营回来后的一发!!

----------------------------------------------------------------------------


2

  这是海平面开始上升、陆地面积逐渐缩小的世界。在地面完全被海水覆盖前,人类利用化石燃料产生的蒸气为浮力,在海面上制造出巨大的空中城市,

                      

  空中城市的最高处是浮力开发研究室,里面的研究员日以继夜的实验、研究,只为了找到名为"古妖精化石"的化石燃料的秘密,他们想知道浮力与燃烧化石之间的关系,以更加改善人们的居住状况。

  

  现今世界上大部分的人还是居住在的陆地,那逐渐被水淹没的小小地方,总有一天,会变得无法住人。但是现今的空中城市不够容纳所有的人,唯有搞清楚浮力的原理,才能创造更多空中城市。

 

  怀抱梦想的人们,努力获得来到空中城市的资格,有些人成为研究员来到浮力开发研究室,有些人成为技术者在工业区工作。

 

  张新杰十分年轻便靠着他的天份和努力进入研究室,同期的研究生还有喻文州和肖时钦,因为被学长们归类为天才组,三个人莫名其妙熟稔了起来。

  至于前辈叶修,这个人是唯一管的住这三个初到空中城市还有些热血的年轻人,原因当然是因为叶修年轻时也被归类为天才组。

 

  四个人个性不同,但研究方面与感兴趣的事物十分相似,久而久之就凑在一块,无论研究计划还是寝室,四人行动已境被视为理所当然。

  

 

  既然叶修和张新杰、喻文州、肖时钦是同间寝室,将研究的心得讨论分享,成为他们睡前的小小娱乐,昨晚四个人针对福利研究的多种可能讨论到深夜,因此某份本该交由叶修缴交的研究资料被他忘在张新杰桌上。

 

  直到早上到了研究室叶修才发现这件事,尽管没有这份研究资料并不会使整个工作停摆,但仍有一定的影响。身为叶修后辈的张新杰认为资料遗落在自己桌上代表自己没有尽检查的责任,便决定回寝室一趟。

 

  叶修当然很高兴不用在这种快入冬的季节离开温暖的研究室,走一段冷到自虐的路回寝室,但在张新杰离开一个小时后还不见人影的情况下,他便无法轻松自在的翘着腿坐在位置上。

  当然以他脸皮厚的程度他是可以再坐个几小时,但同寝室其他两个人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他只好披了件后羽绒外套,故作豪爽的去找张新杰。

 

  

  张新杰决不是个会偷懒的人(反而叶修认为偷懒是自己的脚色担当),所以起初叶修稍微担心了下张新杰是否在路途中遇上什么困难,结果让他意外的是,寝室的橘黄色灯光透过门缝告知了张新杰还在寝室的事实。

 

  "欸,张新杰你不过拿个资料怎么那么慢,是想偷懒对吧!"

 

  笑着推开门,叶修本想多调侃几句,可是当他看到张新杰的样子,他感到不对劲。

 

 

  在过去的印象中张新杰绝对不是会直接坐在地板上的人,即使在张新杰的坚持下将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当叶修只是光脚踩在地上也会换来对方皱眉的表情。

  张新杰是个严谨的人,他对各种方面的事情都有一套他的坚持,像是用既定的标准来决定他处事的方向,但那不代表他不懂变通,反而张新杰常常会为了达到最佳的结果做出适当的调整。

 

  但叶修相信直接坐在地上绝对不是张新杰会做出的变通行为。

 

  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辈回过头的表情印证了自己的猜想,那是他从未在张新杰脸上出现过的表情。

  不同于平常的冷静与淡然,黑色的眸子里有太多的情绪,那是惊慌、恐惧、无奈与张新杰极力想隐藏的悲伤。

 

 

  张新杰不喜欢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并不是身旁的人不值得依靠,他只是单纯地讨厌在他人面前示弱,这种不屈服、不低头的个性是生来就刻在他的骨子血肉里。

  他只有在某个与自己有某种程度相似的"那个人"身边,才放心的将自己软弱的一面交出。

  

  咚──的一声,张新杰再次听到伴随心脏跳动的重击声,他知道自己所想的"那个人"就是日记本上的那个人。

 

  "叶修前辈,你认识韩文清先生吗?"

 

  究竟是用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那份鼓躁,张新杰的心情明明就已经平静下来,但身体彷若脱离他的掌控一般,属于那个人的记忆明明是一片空白,但渴望相见的心情却无法停止。

 

 

  "你……想起来了?"

 

  下意识的,叶修惊讶地扬起眉,但看到张新杰轻微皱起眉后,叶修很确定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这个问句透露太多的信息,不只是回答了张新杰的问题那么简单。

 

  叶修咋舌,他刚才太惊讶了,以为张新杰恢复记忆而太过喜悦,却不小心破坏了这个城市的潜规则。

  

  尽管以前,他早就破坏规则好多次了。

 

  "你知道些什么,是吗?叶修前辈。"

 

  肯定的语气,张新杰直率的眼神让叶修下意识想撇开头,他讨厌麻烦,尤其是感情上的麻烦。

  而且这类型的对话在两人之间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张新杰不记得罢了。

 

  "小张,这不重要……"

 

  "可是我觉得对我而言很重要。"

 

  张新杰淡淡的开口,虽然他的脸上没有太多复杂的表情,只是恢复一贯平静的模样,但叶修听得出他语气中的坚持。

 

  他想要知道"韩文清"的坚持。

 

  "请告诉我,叶修前辈。"

 

  张新杰抓紧手中的日记,力道之大让他的指节发白。这本日记是张新杰仅存的,"韩文清"曾存在于他的生命中的证据。

  那是记得韩文清的自己写给现在的自己的讯息。

 

  面对张新杰的请求,叶修知道最好的方法是拒绝他,然后用个随便的理由搪塞过去,这种事是他的拿手绝活,而且他相信自己不说,张新杰也有其他的方法探听韩文清这个人的事情,比如问喻文州或肖时钦。

  过去很多次,也都是喻文州或肖时钦的帮助让张新杰找到韩文清,因此叶修肯定自己不插手这种麻烦事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

 

  但是这样是最好的吗?

 

  叶修清楚自己也明白那种感受,因为他也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他能理解那种彷徨无助的心情,理解那种迫切见到"那个人"的冲动。

 

  只是与张新杰不同,他所思念的那个人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张新杰还有微小的机会与韩文清再次联系,所以如果能帮助这个小自己几岁的后辈又未尝不可呢?

 

  

  沉默了许久,最终叶修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哥告诉你,但是现在是工作时间,等午餐时间到  来。"叶修抓了抓头,"另外你已经旷班快两小时啰。"

 

  听到叶修的回应,张新杰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他温柔地将日记收到外套的内口袋,贴近自己的心脏的那处隐约暖了起来。

 

  "谢谢叶修前辈。"

 

  看见青年眼中跳动的火光,叶修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果然还是小孩子吶。"


  TBC

【韩张】 忆  空中怀古Paro

【韩张】

 

石据花散老师的空中怀古城市设定,

但原作未完结所以多私设,人物努力不OOC

追了韩张3年,第一篇同人文决定给韩张,趁开学爆肝前留点纪念

繁转简用word小伙伴,有错字欢迎提醒

取名无能

 

----------------------------------------------------------------------------


  韩文清

 

  娟秀的黑色楷书字体无疑就是自己的字迹,但是面对这三个字,张新杰却完全想不起来丝毫与之相关的回忆,更不明白为什么它们会出现在自己的日记本上。

  标准大小,向左对齐,字与字维持恰到好处的距离,与前几页的日记相同的纪录方式。

  但不同于先前涵盖整页的生活纪录,这三个字像是在汪洋大海中被遗忘的孤岛,静静地躺在白色的纸张上。沉甸甸的。

 

  这应当是属于某个人的名字,某个重要的人的名字。

  不知从何而来的根据,张新杰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意义非凡。 

 

  他闭上眼睛,试图回想任何与这个人相关的一切。他或许是自己的久未联络的亲友,或许是在研究室工作的同僚,又或许是在燃料街有过一面之缘的小贩。但无论张新杰如何寻找与名字相符的身影,却都徒劳无功。

 

  他自认记忆力算不错,因此在研究室的工作方面他负责多项数据的分析与纪录,但如今这个他有些自信的能力却毫无用途。他无法想起任何与韩文清这个人相关的一切。

  记忆中曾经存在这个人的影子,但是那一块不知道为什么被硬生生抹去,徒留一片空白。

 

  他曾假设这只是个无紧要的名字,但这三个字存在于他的日记中就毫无合理性,张新杰做事是有条不紊、规规矩矩的人,从小他就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固定睡前的十分钟记录些生活小事,哪怕只是几行而已,日记的内容也是完完整整的,从来没有这种只有三个字的情况……等等,从来没有吗?

 

 

  张新杰对于自己模糊的记忆感到怀疑,但他仍努力维持镇定。

  他将稍微遮住视线的发丝拨至耳后,轻轻地呼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向前翻着自己的日记,手指摩娑纸面,翻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心急,一个不小心,白皙的指尖便被纸画出一道伤口,殷红的鲜血滴落在白色的纸面上,恰巧落在那三个字上。

 

  韩文清。

 

  与今早发现的日记相同,空白的纸面上只有三个字,方方正正的字体代表着那个不存在自己记忆里的人。

  

  胸口有什么爆发开来,那是无法言喻的情感,张新杰愣愣地看着因为鲜血而晕开的黑色字迹,久久无法思考。

 

  这是什么?

 

  再次用力闭上眼睛,深呼吸,他告诉自己别慌,这不过是个出现在自己日记本里的陌生名字罢了,但颤抖的手指却暴露了他的真心。

 

  他再次往前翻,发现许许多多同样的只写着"韩文清"三个字的页面,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没有这个人的纪录,没有这个人与自己的关系,没有这个人对于自己的存在意义。

  它只是三个字,静静躺在那里,无声地诉说着他的存在。

 

  张新杰肯定自己过去一定像现在一样,发现过这个"自己"留给自己的信息,但他完全没有那些回忆。找不到任何原因,他必定遗忘了某些事情。

 

  其实他可以不用在乎的,他不过是为了取回遗忘的研究数据而回到寝室,不小心撞倒同寝研究生的成堆的书籍,然后整理的时候意外发现自己日记中的陌生名字罢了。

  现在正在工作时间的他,应该要放下日记拿着数据离开,但张新杰无法放下,打从他发现那个名字时,就有种奇妙的感觉,让他无法置之不理。

  

  如果现在放下,一定会后悔的。

 

  身体深处的声音,对着他这么说。

 

  "韩文清"

 

  从唇间轻泻的语音,不重不轻的三个字,静静的融化在空气中,像远处燃料街上空的灰一般,朦朦胧胧。

 

 

  他必定曾这么呼唤这个人吧?他必定曾这么叫着那个人的名字吧?

  

  尽管没有记忆,但一切是如此熟悉,自己呼唤着那个人名字的声音,承载着如今张新杰无法解释的复杂情感。不是空洞的三个音节而已,那是饱含他们曾经相遇、相知、相惜所形成的感情。

  

  "韩文清。"

  

  彷若朝平静的水面扔下颗石子引起的阵阵涟漪,张新杰无法压下胸口中这令他困惑的情绪,这是他25年人生中从未体会过的感受,一阵一阵的钝痛,每当他念出那三个音节就稍稍得到缓解,但过几秒那反复碾磨胸口的疼痛又更加深折磨他。

 

  "韩文清,韩文清。"

 

  他会用什么样的表情响应我呢?他会用什么样的声音叫着我呢?

 

  无数次念着这个名字,到最后用尽全身的力量叫着这个名字,撕心裂肺的,像是用整个生命在呼唤着,但脑中的回忆始终无这个人的身影,他不存在于张新杰的记忆之中。

 

  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为什么遗忘了呢?

 

  没有答案,响应他的只有寂静的冰冷空气和回响在房间内,自己无力带着悲伤的声音。

 

 

  "欸,张新杰你不过拿个资料怎么那么慢,是想偷懒对吧!"

  寝室的门被推开,微凉的空气灌入开着暖气的房间内。

 

  张新杰原先慌乱的心情反而因为微凉的空气稍稍平静,抬起头看见

同寝室的叶修靠在门边,从男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自己行为的惊讶,但张新杰没有想解释的意思。

  

  此刻他心中只想着一件事。

 

  找出韩文清是谁?

  

  无论他与自己的关系是什么,他想要见他。

 

 

  在这个的飘浮在海平面上的空中城市,身为浮力开发研究室室研究员的男人,在心中下定了决心,即使此刻他的思念某个人的心情,

  在明天,也将被遗忘。

         TBC